风险管理

2008年法国兴业银行巨亏案例分析


法国兴业银行

一、事件概述

(一)法国兴业银行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以下简称法兴)成立于1864年5月4日,由拿破仑三世亲自批准建立,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并最终成为法国商业支柱之一,是至今有着150多年历史的老牌欧洲银行和世界上最大的银行集团之一,2016年世界500强排名43位。

法兴曾一度被认为是世界上风险控制最出色的银行之一。但在2008年1月24日,该行披露由于旗下的交易员热罗姆·科维尔(Jérôme Kerviel)违规投资金融衍生品,因此蒙受了49亿欧元(约合71亿美元)的巨额亏损,创下了金融史上因员工违规操作而蒙受的单笔最大金额损失。这桩惊天欺诈案还触发了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金融震荡,并波及全球股市暴跌,无论从性质上还是规模上来说,都堪称史上最大的金融悲剧。

(二)Jérôme Kerviel

热罗姆·科维尔(Jérôme Kerviel)2000年毕业于法国里昂第二大学,获金融市场运营管理硕士学位。2001年科维尔加入法兴,在中后台管理部门工作5年后,转入Delta One[2]交易部门工作。这五年的中后台工作经验使得科维尔深入了解法兴集团内部控制和风险管控的流程,这为他隐瞒自己的巨额仓位提供了方便。

(三)事件回顾

1、事件发展

科维尔在法兴交易部门主要从事Delta One衍生品交易,是一个普通的欧洲股指期货初级交易员。由于法兴的交易员薪水直接由交易盈利来决定,在个人利益的驱使下,科维尔利用自己对法兴内控系统的了解,绕过系统的五道安全防线,开始了违规的欧洲股指期货交易。

科维尔利用银行漏洞,通过侵入数据信息系统、滥用信任、伪造及使用虚假文书等多种欺诈手段,擅自投资欧洲股指期货。他通过建立虚假头寸来隐藏违规头寸和真实损益,在股指期货市场进行一笔交易的同时,会虚构另一笔对冲交易,两个交易的头寸相互抵消[3],得以逃避内部控制系统的“雷达”。在选择虚假对冲标的时,科维尔刻意选择那些没有保证金补充警示、不带有现金流动和保证金追缴要求,以及不需要及时确认成交的金融产品,巧妙地规避了资金需求和账面不符的问题,大大限制了虚假交易被检测到的可能性。尽管风控经理曾数次注意到科维尔投资组合的异常操作,但每次科维尔称这只是交易中常见的一个“失误”,随即取消了这笔投资。实际上,他随后换了一种金融工具,以另一笔虚假交易替代了那笔被取消的交易。此外,科维尔还盗用他人电脑账号,编造来自法兴内部和交易对手的虚假邮件,对交易进行授权、确认或者发出具体指令,以掩盖其越权、违规行为。

2005年科维尔开始赌股市下跌,不久伦敦地铁发生爆炸,股市应势下跌,科维尔因此盈利50万欧元。2007年科维尔再赌股市下跌,逐渐建立起280亿欧元的期货空头,及股票头寸6亿欧元。到2007年11月20日他的账面盈余达到了15亿欧元,而当年法兴银行的总盈利不过是55亿欧元。2007年11月,欧洲期货交易所(EUREX)监测到法兴账户有异常变动,给科维尔的主管发了警告邮件,但是并没有得到重视。2007年底科维尔上报了4300万欧元的收益,隐藏了实际14亿欧元的实际收益,给他带来30万欧元的年终奖。

自2008年1月2日以来,科维尔开始建立起了股指期货多头持仓,并且未加任何对冲。在1月18日之前的几天,法兴发现了科维尔的交易记录上存在超常的高风险交易,并对此进行了额外控制。2008年1月18日,法兴收到了一封来自另一家大银行的电子邮件,要求确认此前约定的一笔交易,但问题是法兴早已限制和这家银行的交易往来。很快,法兴清查发现这是一笔虚假交易,伪造邮件的是科维尔。一天后,科维尔被要求对此进行解释。同时,法兴也查出对方银行对这笔所谓的交易根本一无所知。科维尔最初解释称交易已取消,有邮件来证明,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可证明交易取消的证据,但最终还是承认他伪造了虚假交易。法兴在19日连夜查账,并在20日震惊地发现,科维尔违规建立的实际多头头寸已经达到500亿欧元(远超公司对整个Delta One交易团队授权的1.25亿欧元的日终风险敞口限额)。法兴在随后短短的三天之内紧急抛售该投资组合所有衍生品头寸,进行大规模平仓。21日(周一)市场重新开盘时,全球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当天,法国、德国和英国的股市全线下跌5%以上。1月22日,美联储紧急降息75个基点,创下23年以来最大的单次降息幅度。由于市场下跌以及法兴火速的甩卖行为,1月24日将相关头寸全部平仓之后,法兴宣布该投资组合的亏损为49亿欧元。

2、Turbo权证

科维尔用来做Delta One交易的是Turbo权证(Turbo Warrant,以下简称Turbos)。Turbos是一种障碍期权[4],这类期权的特点是当障碍价格被突破时,期权就失效,以此来提供期权价值的一个保证(给价格一个限制,同时也限制了风险)。由于该限制的存在,此类期权的价格会比普通期权的价格低一些,因此也带来了更大的杠杆。

Turbos的多头(空头)看多(看空)标的资产(例如股票、股指、货币、利率、商品等)的价格。一个投资者通过购买Turbos的多头来赌标的资产的价格上涨,但如果标的资产的价格下降触及或跌破障碍价格,那么该Turbos价值为0。

普通看涨期权到期时,当标的资产的价格高于期权执行价时,期权价值为正。与此相比,Turbos的价值为正,不但需要到期时标的资产的价格高于Turbos的执行价,而且需要标的资产的价格在Turbos存续期内从来没有触及或跌破障碍价格(被敲出)。

Turbos的Delta One交易是一种套利交易,由于市场的不完善性,相同或相似的证券在不同交易所可能定价不同,通过在不同市场间的买卖来获取无风险套利,这之间的差价利润可通过巨大的交易量来放大。

科维尔利用伪造Turbos交易记录来掩盖他的巨额操作头寸。科维尔所在的Delta One团队包括八个交易员,共有1.25亿欧元的日终风险敞口限额。为了掩盖他的巨额头寸,他将包含股指期货的实际投资组合放入组合A中,同时在法兴的系统伪造一个与组合A中期货特点相匹配的虚假Turbos组合B,以此来减少整体风险敞口,避免风险超限引起限额管理系统的注意。

3、危机后果

违规丑闻披露后,法兴在巴黎证券交易所的股票24日被实施临时停牌,中午复牌后暴跌6%以上,最终在欧洲股市整体上扬的情况下收于75.81欧元,跌幅4.14%。

25日,法兴首席执行官Daniel Bouton在法国各大报纸上买下整版广告,向股东和公众道歉。欺诈事件曝光后,Bouton和投资银行主管Jean-Pierre Mustier提交了辞呈,但均被董事会否决。同时,法兴宣布关闭旗下的澳大利亚资产证券化子公司。为弥补亏损,法兴紧急发起了55亿欧元的融资行动。

2008年7月4日,法国银行监管机构——法国银行委员会对法兴开出400万欧元的罚单,原因是法兴内部监控机制“严重缺失”,导致巨额欺诈案的发生。

2010年10月5日,巴黎一家法院裁定,金融史上最大规模违规交易案主角、法国兴业银行前“魔鬼交易员”科维尔滥用信任、伪造及使用虚假文书等所有罪名全部成立,科维尔因此被判5年监禁,并向法兴赔偿49亿欧元损失。科维尔因此成为历史上负债最多的个人。

二、风险管理问题分析

(一)风险管理失误原因分析

法兴特别委员会向法兴董事会提交了一份名为《绿色任务》(Mission Green)的针对科维尔欺诈事件的调查报告。调查发现,法兴内部监控机制并未完全运转,内部监控系统多个环节有可能存在漏洞,主要包括对交易员盘面资金的监控、对资金流动的跟踪、后台与前台完全隔离规则的遵守、信息系统的安全及密码保护等。

1、高绩效文化无视风险警报

造成此次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法兴的企业文化过于激进。由于此前的违规操作曾给银行带来过丰厚的利润,管理人员放松了应有的警惕,存在管理者不作为和管理缺位的现象。从2006年6月到2008年1月,法兴的运营部门、权益类衍生品部门、柜台交易等28个部门的11种风险控制系统针对科维尔的各种交易自动发出了75次报警。其中,2006年科维尔的交易引起了5次警报,而2007年发布的可疑交易更多,共达到67次,随着交易量的膨胀,警报越来越频繁,平均每月有5次以上。而在2008年1月的三次警报的最后一次,欺骗终于败露。这11种风险控制系统涵盖了风险控制的各个流程,由运营部门和衍生品交易部门发出的警报高达35次,而科维尔仅通过口头否认、取消部分交易、伪造授权邮件等方式就将因警报产生的询问应付了事。虽然机器是铁面无私、恪尽职守的,但是管理人员的不负责却令其毫无用武之地。2007年11月欧洲期货交易所也曾质疑科维尔交易仓位,但是法兴只注重追求利益,忽视了各种内外部警示信息,没有完善的信息交流机制、向上级报告制度,最终酿成大祸。

2、限额管理有计量漏洞

法兴将风险限额监控的重点置于交易员的头寸净额计量上,忽视了全部交易的规模与单边交易的风险敞口。为此科维尔利用虚构的交易数据,造成投资组合净敞口得以对冲的假象,逃过了限额管理系统的监控。此外,欧洲交易所向法兴提供的是汇总后的交易数据,并未具体细分至每位交易员。由于法兴在衍生品交易上素来额度巨大,所以科维尔的巨额交易并未引起过多怀疑。

3、信息隔离墙有制度漏洞

前台交易部门、风险管理部门和后台结算部门应该是完全独立的,但是法兴在人员的内部流动中,忽视了中后台人员对敏感信息的掌握。科维尔在中后台部门的五年工作经历,使其熟知内控系统的运作方式,也与中后台某些员工形成了很好的个人关系。他就是利用掌握的内控系统漏洞,才使得自己在前台业务部门的违规操作成功逃避了系统监控和公司跨部门的检查。

实行前中后台的岗位分离制度,应由前台人员负责交易,中台、后台人员负责对前台交易的审核和逐笔清算,监控前台交易人员每笔交易是否越权超限,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进行资金划拨。科维尔利用虚假交易掩盖实际交易头寸和损益,后台划拨资金后无法确认交易是否真实发生,所以会被其制造的假象蒙蔽,失去了及时揭发违规交易的机会。

4、信息系统有技术漏洞

差错发生于细节,而成功则取决于系统,任何一个微小的技术缺陷都有可能导致银行暴露在巨大的风险中。根据法兴的披露,法兴系统的开发人员、验收人员与IT管理人员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没有对系统技术漏洞采取有效的措施,导致了漏洞被交易员利用。可以说科维尔产生了犯罪动机,而银行信息系统的技术漏洞则为他提供了犯案的机会和工具。

信息系统控制只是一种手段,无法替代对业务流程的整体控制。过多依赖高科技手段,忽视基本的流程控制,可能带来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因此,只有实现信息系统控制与业务流程控制的整合,才能真正应对新环境下出现的各类风险。

(二)事后风险应急措施分析

尽管此次危机暴漏出法兴内部风险管理的缺陷,损失金额巨大,但事件曝光后,法兴立即采取了一系列风险应急措施,避免了重蹈诸如巴林银行破产的覆辙,将风险损失降到最低。

1、谨慎操作,维护市场信心

法兴在1月18日发现科维尔交易欺诈苗头后立即采取了系列措施,补救了部分损失。法兴1月20日查明了科维尔所有的持仓信息,并在随后的三天里平仓了违规交易,在操作中谨小慎微,维护了市场信心。具体措施包括:将平仓的交易量控制在10%以下;迅速成立专案调查小组,并引入外部审计,向外界公布调查进程,树立公开、透明的形象,避免投资者出现恐慌;为了稳住市场信心,法兴在开展调查的同时,启动了在世界各地的“应急沟通机制”,一一拜访客户;启动连带优先认购股权的资本充实方案,增资扩股筹资55亿欧;法兴还按计划实施了对俄罗斯Rosbank多数股权的收购,力挽持续下泄的市场信心。

2、多元化业务发挥作用

和巴林银行单一的业务格局不同,法兴业务涵盖个人零售银行、投资银行以及资产管理相关服务。其中投资银行是集团利润主要来源。危机发生后,法兴公布了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在扣除次贷危机和科维尔因素后,集团净利润为9.47亿欧元。尽管投资银行业务出现了亏损,但其他业务部门的强劲增长弥补了这块损失。

注释
[1] 关于Delta One业务的详细介绍,请参考2011年UBS巨亏案例分析

[2] 例如,2007年3月1日,科维尔在系统里虚假记录了一笔以63欧元一股买入了2266500股莫股票,然后记录了一笔以53欧元一股将其全部卖出的记录,以此虚构了2270万欧元的交易损失。

[3] Turbos是一种向下敲出期权(down-and-out option)。

 

本文关于该案例的主要参考资料均来自网络搜集整理,不涉及商业盈利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9 / 14篇:国内外重大风险案例

风险管理
德国金属公司套期保值失败案例分析
风险管理
LTCM破产案例分析
风险管理
系统性风险的成因与累积
还没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